第四百九十一章 永远幸福

更新时间:2018-10-12 17:51:49 | 本章字数:2799

          云若颜和离墨化成的黑白双龙,在翻涌的黑云中直破云霄,然后向着银龙一冲而下。妖姬小说网,更新速度快。yaojixs.com
      
          银龙被这气势所摄,有着一瞬间的怯色,但是转眼间已然被离墨和云若颜所化的两条巨龙包围。
      
          “想要同归于尽吗?”银龙向着云若颜和离墨发出一声喝问。
      
          “只是想要让你付出应有的代价。”云若颜发出一声怒啸,然后与离墨化成的银龙对视一眼,两人一起向着银龙发起了进攻。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望着天空中交缠混战在一起的三条巨龙,三条巨龙先是使用灵力攻击。
      
          云若颜所化的黑龙向着银龙吐出巨大的火柱,磅礴的火焰似乎将天都要给烧着了。银龙在火焰中翻腾却似乎并没有受到伤害。
      
          “雕虫小技就想多付本尊,你们太也小看本尊了吧!”银龙猖狂大笑。
      
          “颜儿,我来!”离墨上前将云若颜挡在了身后,他一张口同时吐出水柱与火柱来攻击银龙。
      
          云若颜见状赶紧绕到离墨身边,再次向着银龙吐出火柱。
      
          “大家一起帮忙,杀了银龙!”云陌萧大喝了一声,他的修为不高,好在一直有风伯的看顾,倒是一直安然无恙。
      
          “所有有空手的人,都帮忙对银龙进行灵力攻击!”魔灵这时也发出命令。
      
          这两声命令将所有呆愣着观战的武士们从惊愣中惊醒,包括银龙族武士还有溟渊大陆的武士以及魔盗团的人,混战继续进行。
      
          魔灵,风伯,风一程等几十名高手抽出手来御剑来到了云若颜还有离墨所化巨龙身边,也向着银龙的方向发出了攻击。
      
          云若颜和离墨化龙后的力量已然可以和银龙相抗衡,这一下在加上众人的帮助,好似渐渐地占了上风。
      
          银龙坚硬的鳞甲之上开始出现了伤痕,银龙暴怒。
      
          “你们通通找死!”暴怒的声音伴随着一股巨大的反冲之力。
      
          众人只觉一股巨大的灵力反冲进了体内,通通不由自主倒退飞去,同时口中吞出鲜血,显然都受到了重伤。
      
          其中云若颜和离墨受到的反冲之力最为强大,两人所化之龙,嘴角都溢出了鲜血,暂时中断了灵力攻击。
      
          “你们这些低位面的家伙,就这点能耐了吧,哈哈哈!”银龙不可一世地与众人对峙,身上被灵力攻击留下的伤痕都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正如银龙所说,他身上带着太多的圣水,有圣水的保驾,几乎没有人能够杀死他。
      
          云若颜转头看了看离墨,因为受到反冲力,离墨所化银龙显得很是虚弱。
      
          同样受到了反冲力,但是云若颜的自愈能力极强,已然好了七七八八。
      
          “不能再这样下去,这样下去大家就都是死,必须得给银龙致命的打击,让他没有机会用圣水来疗伤。”云若颜在心中迅速地有了计较。
      
          云若颜所化黑龙看了离墨一眼,然后义无反顾而又极为突然地向着银龙被扑咬而去。
      
          既然远程的灵力攻击无法杀死银龙,那么就肉搏,肉搏给对方带来的伤害都是实实在在的,只要不停地撕咬,银龙便没有喝圣水的机会。
      
          黑龙一口咬在了银龙的脖颈之上,撕下一大块坚硬的龙皮。银龙一爪子抓在了黑龙的肚腹之上,尖利的龙爪划破了云若颜所化黑龙的龙腹表皮。
      
          龙血若雨一般飘洒在了天地之间。
      
          “颜儿。”离墨见到这一幕,发出一声愤怒锥心的龙啸之声。然后,他便不管不顾地向着银龙也扑咬了过去。
      
          三条龙便这么交缠撕咬在了一起,这一战便是三个日夜,三条龙全都是遍体鳞伤,天空中一片血色。
      
          凡事亲眼看见过这一战的人,终其一生都无法忘怀其惨烈与震撼。
      
          “大家快看,黑龙快要不行了!”不知是谁叫了一声。
      
          云若颜与银龙的肉搏最为惨烈,她受的伤看上去也最重。此刻,她全身都被鲜血给染成了红色,龙嘴中也全都是鲜血。
      
          银龙虽然受伤不轻,但是生命力却是极强的。他见云若颜情况不好,心知只要摆脱她的纠缠便有机会服用圣水疗伤,到那时便没有人会是他的对手了。
      
          而这时,云若颜咬在他脖颈之上的力道明显松了一些。银龙一察觉,毫不犹豫地便松开了抓在云若颜身上的爪子,然后改抓为蹬想要摆脱她的纠缠。
      
          但是让银龙没有想到的是,他刚一松爪子,云若颜所化黑龙便猛地加大了咬合的力道,原本就是鲜血直流的伤口,这下子更是鲜血飚飞。
      
          而于此同时,离墨所化银龙则趁机紧紧地抓住了银龙的两只巨大的前爪,让他不能对云若颜进行攻击。
      
          只是眨眼间,银龙便被云若颜和离墨给制住了。
      
          “黑龙哪里是不行了,明明是用计,太好了,银龙这下没有反抗之力了!”
      
          “是啊,太好了,我们终于要胜利了!”众武士见状都欢呼了起来。
      
          只有魔灵,风伯等几位高手,依旧面色凝重地看着撕咬在一起的三条巨龙。应为他们知道不到最后,都不能下定论。
      
          云若颜毫不留情地一口口在银龙脖颈的伤口上撕咬不停,那里一大片已然被云若颜给咬的稀巴烂,鲜血更是止不住地往外流淌,银龙大长老的生命力也随之在逐渐消失。
      
          终于,他慢慢褪去了龙的化身,恢复了人身。云若颜和离墨也随之褪去了龙身,恢复了人类的模样。
      
          三个人几乎都耗尽了所有的灵力还有体力,一齐从天空中往地面坠落。
      
          然而在坠落中,银龙大长老忽地睁开了眼睛,他翻手取出一只白玉的瓶子,就要将里面的圣水倒入口中。
      
          就在这时,一道青色剑光划过银龙长老的手腕,直接从手腕处将他整只那瓶子的手都给削了去。
      
          就在银龙大长老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赤红剑光飞射而来从银龙大长老的心口直接穿心而过。
      
          银龙大长老睁大了双眼,转头看向与他一起正向着地面坠落的云若颜和离墨二人。
      
          他们二人此刻手牵着手,分别捏着各自的剑决,青光剑还有赤瞳宝剑仿佛就是两人的化身一般散发着一青一红两道光芒,绕着两人不停游走飞行。
      
          “赤瞳,去!”
      
          “青光,去!”
      
          两人同时将剑决指向了银龙大长老,两把宝剑呼啸着在银龙长老的身体之上穿刺不停。
      
          在血雨四溅中,笑傲的万年之久的银龙大长老终于呼出了最后一口气。
      
          他的眼前被自己的鲜血染红,在一片血红之中,无数狰狞的面孔显露出来。他们露出了尖利的牙齿,瞪着空洞愤恨的眼睛,向银龙大长老控诉着自己遭受到的迫害,要让他血债血偿。
      
          银龙大长老只觉得自己的灵魂被这些厉鬼们从身体中扯出,然后一口口地被他们撕成了碎片,最后消散成了飞灰。
      
          云若颜和离墨相互扶持着站在青光剑之上,赤瞳就停留在两人的身边保护着两人防止任何意外的发生。
      
          “刚才是怎么回事儿?”云若颜问道。
      
          就在刚才,两人用乱箭杀银龙之时,从他身上喷出的鲜血中突然出现了很多恶鬼幻像,这些幻像突然化为了实体尽然将银龙大长老给分而食之了,随后它们又随风散去了。
      
          “难道是他炼了什么魔功,出现的反噬?”离墨道。
      
          “不是。”魔灵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魔灵是修的鬼道,对于恶鬼之事自然知道的比较多。他说道:“应该是他所饮圣水,圣水是由魔龙族人鲜血所炼,其中蕴含了太多的怨灵。银龙生前尚且可以压制,但是一旦濒死,他们便通通出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这便是因果报应了。”
      
          “不好!”云若颜突然面色大变,“我还需要他解除血阵封印救我父亲,可现在……”
      
          “莫慌。”魔灵道:“银龙已死,想必血阵也会不攻自破。”
      
          ……
      
          银龙已死,在场还活着的银龙武士纷纷投降。众人押着他们直接去了银龙城堡,因为有圣女在,留守在龙堡中的武士并没有进行反抗,他们很顺利地便占领了龙堡。
      
          而自始至终,城堡中的百姓们都没有受到过半点影响。
      
          加之银龙长老万年以来醉心于炼制圣水,与百姓并无交流,所以他的死亡只在龙堡内部造成影响,而对于整个银龙城堡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云若颜,离墨,圣女还有卓义峰,风一程一众人,一起进去圣殿中的地下空间。
      
          当众人进入空间之时,便发现血柱已然崩塌,龙吟还有几十位魔龙族人全都打坐在地,在血阵呆得太久让他们的身体都极为虚弱。
      
          “父亲。”云若颜来到了龙吟的身边,轻轻蹲下来,道:“我来接你回家,母亲还在等着我们。”
      
          龙吟睁开了眼睛,脸上有着几十年从未有过的欣喜笑容,他开口轻轻说道:“妍儿,我的好孩子。”
      
          八个月后,沉渊大陆煜王府中。
      
          七八个产婆进进出出,端出一盆又一盆的血水。
      
          离墨像石柱一般站在院子里,盯着眼前的屋子,云若颜正在生产他们第二个孩子。
      
          因为在几个月前的大战中动了胎气,虽然将养了八个多月,孩子还是迟出生了一个多月,而且现在还有着难产的危险。
      
          林家姐妹也是焦急地走来走去,小小的离言被丫鬟抱在怀里,脸上严肃的神色和离墨如出一辙。
      
          “妍儿,我的妍儿怎么样了?”这时,一名和云若颜长的八分相像的美貌妇人快步走进了院子,满脸焦急的神色,她便是云若颜的母亲,林月眉了。
      
          “月眉,你等等我。”龙吟跟在她的身后,看起来像是她的父亲一般。
      
          “你们两个都慢点,等等我!”紧接着进来一位拄着拐杖,满头白发的老者,看起来却像是爷爷一辈的。
      
          “云岚,叫你别来,我的女儿你凑什么热闹!”龙吟回头道。
      
          “若颜也是我的女儿,从小可是长在我怀里的,你抱过她吗?”云岚毫不客气地的回道。
      
          “你!”龙吟气结,“……”
      
          “哎!”林月眉一声叹息,让两人瞬间不再争吵,“当初为何要将圣水全都用完,要是留着一些,就不必像现在这样了。”
      
          云若颜从极渊大陆回来后便用从圣殿中取得的圣水将魔龙一族的人还有林月眉给复活了,圣水也用的一滴不剩。
      
          就在这时,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响起,嘈杂的院子里随之一阵的安静。
      
          “生了,生了,主人生了一个千金。”啾啾比狗儿大不了多少的身体从屋子里蹦跳着出来向大家报告着喜讯。
      
          院子里的人一听通通都要往屋内涌去,结果都被产婆给拦在了外面,只有离墨被允许进去了屋内。
      
          “妍儿,你……”离墨望着云若颜虚弱的面庞,心疼的说不出话来。
      
          “离墨,我说过,我和孩子都不会有事的。”云若颜微笑道:“我们都和溟渊大陆的朋友们约好了,要请他们一同去极渊大陆上摆满月酒的。”
      
          “好,去极渊大陆上摆满月酒。”离墨宠溺地说道:“不过那地方太冷,不能久呆,我觉得还是溟渊大陆上的气候宜人,可以久住。”
      
          “真的?”云若颜眼睛一亮,她已经将魔龙一族的族长位置传给了旁人,但是雪瞳皇后却一直在极渊大陆的圣殿中召唤着离墨前去接任银龙一族的族长之位。
      
          “母亲现在管理着龙堡,甚是得心应手,根本就不需要我。”离墨说道:“我决定了,带着你还有两个孩儿去溟渊大陆定居,你说可好?”
      
          “溟渊大陆,不论是气候还是灵力都是极好的。”云若颜微笑道。
      
          煜王府,莲花池边一处角落里,卓义峰拿着一壶酒,一边喝着一边好似在自言自语。
      
          “你说,我是跟着父亲还有妹妹去极渊大陆呢,还是留在着沉渊大陆当绝世高手呢?”
      
          他话刚说完,一道白影跃起将他手中酒给抢了去,然后扑通一声又落进了水中。
      
          “哎,小白,连你也敢欺负我!”卓义峰怒指水面。
      
          “卓大哥。”一声女子声音突然响起,卓义峰一愣,然后转身便看见了林卿雪,她将手中拎着的一壶酒递在了卓义峰的面前,说道:“这是我才学着酿的无叶花酒,你要尝一尝吗?”
      
          六年后,溟渊大陆一处院落中,甚是热闹,云若颜和离墨的第三个孩子刚刚满月。
      
          “恭喜二位再添麟子。”风一程给云若颜和离墨敬酒。
      
          “父亲,母亲,我们来了。”这时院落之上传来了一男一女两声童音,却是离言还有他的小妹妹离妍儿。
      
          两个孩子骑在啾啾的身上好不快活。
      
          “啾啾你又带他们去哪里疯了,真是
      
          都被你给惯坏了。”云若颜说道。
      
          “啾啾叔先带我们去了极渊大陆看奶奶,又去了沉渊大陆看了外公外婆,然后我们赶在弟弟满月的时候回来了,这时他们带来的礼物。”离言小大人一般的说道,然后他一翻手便自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堆的礼物。
      
          “还有我的。”小妍儿也不甘示弱,翻手取礼物是,却把自己淹没在了礼物之中,将众人惹的哈哈大笑。
      
          夜晚很快到来,云若颜看着三个熟睡的孩子,只觉得浑身都被幸福包围着。
      
          回想前身她只觉得恍若隔世,一时之间她甚至不敢闭上眼睛睡觉,怕一觉睡醒眼前的一切便都会消失了一般。
      
          “颜儿,怎么了?”离墨发觉的云若颜的异样,关切地问道。
      
          “只是觉得太幸福,忽然感觉不真实。”云若颜说道:“唉……唔……”
      
          冷不丁地,离墨一把下将她压在身下,给了他一个长长的吻。
      
          “这下真实了吗?”离墨喘息着问道。
      
          “嗯。”云若颜红着脸点头,问道:“离墨,我们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吗?”
      
          “当然,颜儿,我们会永远幸福下去。”
      
          离墨打落纱帐,留下满室旖旎……
      
          《全文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评论本书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