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更新时间:2019-01-11 20:51:25 | 本章字数:1754

          我带着药匆匆回到宿舍。忙倒了杯冷水,之后便取了颗药丸,用水送服。也不知自己太紧张还是药效不足,过了半个小时,我竟一点睡意也没有。
      
          “再吃一颗吧。才两颗,不会死人的。”我不断鼓励自己。当时就像个疯子,为了能找到梦中的剑客,救一个虚假的人物,我强迫自己吃安眠药。
      
          我很快又吃了一颗,但又过了半个小时,我仍然一点睡意也没有。“开什么玩笑,那不会是假药吧。一定是我有抗药因子(是什么来着?),要吃三颗,也许四颗才行,保险一点,五颗吧。五颗安眠药应该死不了,我又哪会那么容易就死在安眠药手上。”我又倒了三颗药丸,仍以冷水送服,之后什么都不想,爬到床上,闭目便睡。
      
          果然,五颗安眠药的效力不是盖的,我终于如愿以尝地进入梦乡。
      
          这一次,我要彻底和它做个了断。再和它纠缠下去,我怕自己不是成了神经病就是成了植物人,甚至死于非命。
      
          这一次我又没看见名寒。那是一座山,山上尽是鲜绿的植物以及艳丽的花朵。山边的小溪上更开着天下难得一见的几近透明的花,“水花”。它们和水融成一片,可能这就是它们被称为水花的原因吧。
      
          山脚有一间草房,那房子也是十分自然,是以四棵大树为支柱,再铺上茅草,砌上土块而成的简陋小屋。
      
          我知道我会在里面看见谁,登时有些紧张,在门外踌躇。
      
          今宵打开门,看见了我。“寺?”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在看见我的一瞬间,一张脸化作苍白。他请我进屋。梦伶也在。
      
          她抬起头看了看我,又低下头抚摩那琴弦,又弹奏一曲。曲音低沉,又充满无尽的悲哀,令人忍不住落泪。那一曲是《离别泪》。为什么向我弹这曲子?我不在乎。
      
          “对不起。”我终于向他们说了出来。今宵很淡然地看着我,他的脸色仍然发白,但他勉强笑了笑,“其实不关你的事,原本事情便会这么发展的。我从没有怪你的意思。”梦伶依然弹着那曲《离别泪》,她轻轻说道:“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你……一切保重……”她仍弹着那首悲伤的曲子。
      
          他们怎么了?梦伶似乎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这一趟,充满着许多谜。但我不能停下,我得找到名寒,大得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在这时候,严嵩是绝对扳不倒的。但梦里那么大,如果我愿意,宇宙都没有我梦中的世界广阔。
      
          天大地大,我该去哪儿找他呢?他是谁?我似乎不认识他。我真的不认识他吗?我想说“是的”,但我说不出口,隐隐间我觉得我和他有着一种联系。
      
          不知是我的意愿还是缘分。当我离开那间茅草房时,我竟到了黄河旁,遇上了他,名寒。
      
          他正将那幅画撕成粉碎。“你来了。”他的声音很冷,但他却没有像今宵和梦伶见到我时那种惊讶。
      
          “你终于发现了吗?”我很平静地说。他点了点头,“其实画中根本什么也没有,只因为我是严相国的威胁者,他才派兵追杀我,而并非为这画追杀我。但这样的话,我也知道一件事。严嵩他怕我,我有能力杀了他。”
      
          想不到他竟会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别傻了,现在才嘉靖二十七年,严嵩要到嘉靖四十一年才死,根据历史,现在是杀不了他的。”“历史,你以为你是未来的寒剑寺吗?如果那真的是历史,我会改变给你看。”他说得十分坚定。
      
          他向来十分固执,一旦认定一件事,就算做这件事有错,他也会这么干下去,绝不回头。他就是这么一个人。我竟十分了解一个只见过几面的人。
      
          “我不相信你杀得了他,能杀他严嵩的只有我,我比你强。”我打心底不相信能改变历史,在这么一个年代杀得了严嵩。但如果名寒去的话只有死路一条,而我去的话最多杀不了严嵩,绝对不会有意外。原因很简单,我在做梦。梦中的自己是死不了的。
      
          “三年前,你输给了我。”名寒不甘示弱。“那是因为梦伶在场,我心怀愧疚,无法集中精神。其实你心里清楚,我比你强。”“废话少说。”他举起寒剑,而我则用竹剑指着他。
      
          我完全把三年前和他打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他的实力到底如何,我没有底。
      
          他先出招,寒剑的冷气顿时传到我身上。他使出的是名动天下的乾坤八剑。顺天道一出,四道龙卷风向我刮来。我自然知道,风只是虚招,隐于风中的他的招数才是这招的精髓。
      
          “你太大意了。我也会乾坤八剑。”我闭上双眼,收剑回护,用上天地无限。那一刻我的灵魂融于天地。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轻飘飘的,自己没有**的束缚,天地也任我指挥。
      
          地面长出一棵棵参天大树,将风拦住。名寒从风中冒出,一剑从天空划向大地,自是那招一剑封天地。那一棵棵大树被他砍倒。而他势如破竹,一直向我冲来。
      
          “你输了。”他的寒剑已经到了我的脑门。“不,是你输了。”他在一瞬间被突然冒起的巨神像的巨手捏住。天雷向他劈去。
      
          但他却淡淡道:“其实是你输了。”我的头有些疼痛。脑袋“嗡嗡”作响。心神不宁,便脱离天地,重回人身。
      
          “你不会以为在梦中便是无敌的吧。一些事,其实,仍是由不得自己做主。”他挥动寒剑,把那巨神像砍成粉碎。
      
          “别去,你会死的,严嵩不会放过你的。”他的声音依然冰冷,“你还没搞清楚情况吗?严嵩存在与否,根本与大局无关,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在这儿也许从一开始便没这个人。一切都是你在自编自导自演罢了。但有些事还是真实的存在。”
      
          他说完转身离开,留给我的只是一个拉得老长的影子……
      
          我的头好痛……
      
          “醒了,醒了,谢天谢地。”是老妈的声音。她的声音有些哽咽,显然是哭过。老爸、老姐、伯父、叔叔,甚至奶奶都在。怎么了?我心里有着一个大问号。
      
          我看了看四周,我竟睡在医院的白床上。出了什么事了吗?安眠药?他们不会以为我要自杀吧?我该如何解释?我几乎要被这些问号给压垮。
      
          事到如今,我只能扮无知。“啊,怎么回事?妈,你们怎么在这儿?我不是在睡觉吗?最近老是失眠,我吃了几颗安眠药后就睡着了,怎么会在这儿。”老姐忙冲着我大喊:“几颗安眠药,是很多颗啊。你知不知道这东西吃多了会死人的。害大家担心得要死。”她的眼睛红红的,看来也是哭过。
      
          “对不起……”我也觉得自己没有长大,为了追梦竟让那么多人担心。
      
          “算了,没事就好。”到了这种地步,连老妈也不得不让步,怕刺激我。
      
          老爸忙送伯父和叔叔、奶奶去车站。老姐本来老是要留下来,但老妈怕耽误她的学业,而且医生也说我留院一个星期便可出院休养,也就让她回去。
      
          接下来几天我从护士那儿听到一些事,她们说我活下来是一个奇迹。我送到医院时几乎没有呼吸。我自己也嘘吁不已,着实把自己吓了一大跳。
      
          但还没结束,名寒的话是什么意思?他知道严嵩只是我最近看书所构成的虚象,但他说梦中有些是真实的,难道指的是他?
      
          我闭上双眼,开始那最后一次与名寒的相会。
      
          但梦中一片虚空。那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色彩,不是黑与白,更不是红橙黄绿青蓝紫。那是“无”。
      
          在“无”中,我看见一封信。我取出信纸,是名寒留给我的信。
      
          寒剑寺:
      
          第一次看见你时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那时你问我,我叫什么名字。那时我想告诉你的是“名字有那么重要吗?”我只是想隐藏自己的名字,不想让你发现。而你只听到第一个字就消失了,之后竟叫我“名寒”。我想反正隐藏名字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叫我什么也无所谓了。
      
          今天,我在今宵门外看见你,你看见今宵一脸苍白,但你是否知道,你的脸色是黑紫色。在你身上的生气也越来越弱,你离死期不远。原因在我身上,你太想见我了。
      
          所以我决定,不能让你死去。其实去严嵩那儿只是一个借口,那儿其实是地狱。你不想我死,但我又何尝想让你去死。可你似乎以为只要在做梦就死不了。那是很可悲的想法。
      
          最后告诉你一件事,三年前的比试其实是你赢力了,我受了重伤。你却因此自责,把寒剑给了我。其实我们两人谁输谁赢都是输。
      
          我知道等一会你会输给我,因为你少了生气。而我会替你去死。就这么简单。
      
          绝笔
      
          我终于知道一切,包括我为什么那么想救“名寒”,那么了解他。为什么我们两人无论谁输谁赢都是输。我只是觉得可笑,自己竟会让“名寒”救了。
      
          那个在信的末端曙上“寒剑寺”三个字的人,我想我这辈子绝对不会忘记他。
      
          谁会忘了自己呢……色情、非法、抄袭,我要举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评论本书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