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连载

诸天谣

35 人追看 | 玄幻魔法 | 485193 字 | 免费小说

追书(有0人在追)

  • 妖姬小说-免费爱情小说,最热门武侠小说网注册会员—收藏书架。登陆后可发言、投票、打赏等。
  • 《诸天谣》为妖姬小说-免费爱情小说,最热门武侠小说网签约作者“龙七二十一”原创作品,首发、独家签约于妖姬小说-免费爱情小说,最热门武侠小说网。妖姬小说-免费爱情小说,最热门武侠小说网为大家提供无弹窗、无广告、最新最快的阅读体验,欢迎各位支持正版。
  • 《诸天谣》为网站作者“龙七二十一”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事件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
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五章 阴魂不散 >> 更新时间:2018-10-12 17:52:27

昏黄的灯光穿不透浓稠白雾。妖姬小说网,更新速度快。yaojixs.com 这里是邮轮底舱第三层,影影绰绰可以望见堆码的货物形如一座座小丘。满江红运足目力,也只能够看清楚一丈方圆,再远些的地方完全分辨不了细节。 陆地上多少还有一丝天地元气,可邮轮航行海洋,底舱又被钢铁封闭在水下十几米深处,连一丁点儿元气都没有,所以小满哥战无不胜的“天目”也失去了作用。 底舱怎么会起雾?明显是法术。 既然我看不见对方,对方应该也看不见我。 他思忖着,幸好还有“尘网”,能够感应到斜前方两点微弱黄斑,按经验判断距离至少五十米。可依旧不敢大意,悄无声息地潜行。 一片寂静。 噫,不对头。 他在一个青花海碗面前驻足,弯腰端详。 碗里装满了清水,碗底沉积着明显是符纸燃烧后的残余灰烬,一根筷子笔直竖立在水中而不倾倒。 嗯,恐怕这就是诡异白雾的源头,相当于法阵的阵眼。 但是把一碗水全部烧开变成水蒸汽,也不可能产生这么大范围一场浓雾。也许这个法术还影响了入阵人的神识,遮蔽了视觉,模糊了触觉。让人看不见,摸不着,其实雾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浓厚。 一脚踢翻这碗水,看看这场大雾究竟散不散开?满江红心头泛起一股强烈冲动。 就在这时,警兆忽生。 随着“嗖、嗖”的破空之声响起,两道青气像毒蛇一般扎向脊背。 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满江红不假思索扭身就是一拳,白亮的拳罡劈开了浓雾。 这快速绝伦的一拳并未接触实物,罡气却将五米外一条黑影凌空打飞。只听到“噗”一声闷响,嗷呜一声惨叫,紧接着“哐当”一声巨响,回音阵阵,嗡嗡之声不绝于耳。 虽然偷袭之人被打飞,两道青气也结结实实扎进了满江红胸膛。 阴寒透体,他身躯陡然僵硬,迅速运转了两次呼吸后便行动如常。 这是两股阴煞之气,满江红在玉笥岛就领教过,估计偷袭者施展了传说中的“阴风指”。阴煞之气入体,普通人的经络会受阻失去行动能力,而高手顶多采取消耗己身真气的方式进行化解,就像生一堆火来融化冰块。 小满哥则不然。体内变异的细胞仿佛一座大熔炉,可以将煞气、灵气统统转化成能量,不挑食。只是某人还吸收不了太阳光,否则都不用打坐吃饭了,像“鹧鸪天”说的那样比一棵树还强。 所谓的阴气,对他来说也不过是“粮食”而已。 在短短的两次呼吸时间里,满江红突然醒悟到,因为极少与修真者正面对抗,这次犯了两个差点致命的错误。他以为看不见对方,对方也将看不到自己。却忘记了既然这场雾是一个法术,施术者肯定会有其它窍门探知雾里动静,对入阵者的方位了如指掌。 另外,由于他刚刚尝试“尘网”,许多体验是陌生的,经验几乎空白。由光斑的模糊状态判断对方距离五十米,大谬。这场诡异雾汽干扰了尘网的神识探测,其实对方真实的距离仅仅五米。 因为失误,所以不能预判,结结实实挨了两记阴风指偷袭。 而且,阴煞之气虽然不足惧,但平常接触少,所以身体在化解的时候有点生涩,产生了一秒钟僵滞。 高手相争,一秒钟足以立判生死。 月亮粑粑的,辛亏偷袭的伙计水平不高,否则小爷差点阴沟翻船。 说不高吧,其实丫有炼气五层的实力,也不低。嗯,丫算挺高级的一块试金石了,属于稀缺资源,可别浪费。 满江红狠狠一脚跺碎青花海碗,顿时感觉面前雾汽一瞬间稀薄不少,竟然可以看到了十米开外。 随即他大步流星走向一扇舱室,从挥拳至此,时间仅仅过去五秒。 只见方方正正直径才三米的小舱室里面,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猥琐老者口喷鲜血,挣扎着从钢铁舱壁上滑落,背后出现一个足有半寸深的人形凹槽。 凌空击物,隔山打牛,一拳之威以致于斯! 地板上还一动不动躺着一个年轻人,散落一地零碎物件和两本泛黄的线装小册子,估计是淡黄色光点的主人。 原来海雨设下陷阱,端木浪追赶田七进底层,制住对方掏摸出身上东西后并没有立即杀害,兀自琢磨逼问出茅山功法与修真口诀。端木浪一介散修,野路子出身,缺乏玄门正宗弟子具备的系统知识,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恶补。虽然田七最终难逃一死,端木浪并不希望触怒南海派之后又被茅山道士围攻,可也不必急在一时。 恰好满江红又赶到了,端木浪认出是拍卖会上无比嚣张的少年大宗师,不惊反喜。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闯来!丫狞笑着弹出两记阴风指后,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奔雷掣电般隔空一拳打得心肝肺几乎碎成渣滓,倒撞墙壁,差点镶嵌进去变成一副壁画。 刚刚从舱壁滑下,萎顿于地的端木浪还没有喘一口气,就瞧见高大年轻人突然从雾汽里冒出,背衬昏黄灯光有如天神,慢里斯条踏进门里,立刻眼珠子瞪得溜圆,心中惊骇无以名状,一时间几乎感觉不出疼痛了。 咋回事? 阴风指不起作用? 没道理。 连南海派长老炼气六层的江松子被阴风指偷袭之后都行动迟缓,才让自己乘隙跑掉。光头小子就算从娘胎里面开始炼功,真气之雄浑肯定拍马也赶不上江松子,怎么可能若无其事? 然后,一脸幽怨的端木浪就见面无表情的光头小子用手指头点了点自己胸口,说出了一句更加没道理的话。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赶快拿出最强的法器,施展出最强的法术,来攻击我。否则,你再也不会有翻盘机会了。” 我靠,没听错吧,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疯子,貌似比端木大爷还疯狂!反正老鼠落在猫爪里,左右是个死,不如拼一下。 端木浪牙一横心一咬,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袋,飞快掏出一物。 随着布袋开合,一股清幽的气息飘出,满江红面上露出诧异表情。灵石不是被海雨拍走了吗?到头来还是落到了这货手中。看起来小布袋是一个宝物,能够隔绝灵气,比如歌缝制的鸳鸯锦囊强多了。 可端木浪掏出的不是灵石,而是一枚晶莹剔透的碧玉蝉。 这只蝉怒目拢翼,曲肢鼓腹,背部有细细一道裂缝,似乎刚刚从泥土钻出,攀爬上枝头正准备蜕壳。 其实这是一件冥器,背部多刻一刀以示同普通玉器的区别。同时,它又是一件法器。半年前端木浪盗掘一个古墓,从干尸嘴巴里掏出。那死者也是一位颇具神通的古修士,当初希望借助这枚玉蝉凝聚阴魂,不至于魂飞魄散。端木浪在墓中寻觅到驱使阴魂之法,又得到了这件蕴养千年的厉害法器,这才敢出山,不惧怕南海派。 只见端木浪两掌合拢,一口鲜血喷在玉蝉上,默念咒语。 真的可谓“下血本”了! 蝉体滑腻,滴血不沾。但背部裂缝洼出的一条血线却悄悄渗透进蝉体,似乎唤醒了某种存在,场内气氛渐渐变得阴森。 满江红并不打断端木浪行功施法,饶有兴趣地静静看着。 说时迟,那时快。 一物从蝉背裂缝蹦出,迎风便长,赫然是一只青面獠牙的厉鬼,咆哮着扑向满江红。 呵呵,装神弄鬼! 魑魅魍魉,安敢欺人? 满江红轻蔑一笑,右拳击出。 他以为这蹦出来的一物绝非实体,不是神魂幻术就是阴气凝聚成形。吓唬凡夫俗子可以,难道还想对自己造成实质伤害? 刚沛、白亮的拳罡捣进鬼物胸膛,却没有见到预料中的灰飞烟灭,反而有一股阴冷气息沿着手臂侵入身体,心中顿时升腾起一股死亡、寂灭的味道。 这种感觉,同在海底第一次撞到虎鲸小黑一模一样。 阴魂,这是一只阴魂!它丝毫不被拳罡所阻,眨眼之间便扑到了身前。 若是让它扑进身体,便被控制,也就是俗称的“鬼上身”。 民间传说,每个人头顶都有一盏灯,火焰高时鬼怪不敢靠近,火焰低时鬼怪就敢欺负。在一般情况下,小孩子火焰低,生病了火焰低,情绪颓丧火焰低……就很容易撞邪见鬼。 “火焰”只是象征的说法,代表生命力。一个人灯尽油枯,那便离死不远了。 满江红身体强健,精神旺盛,如旭日东升,散发着一股沛然莫御的阳刚之气,寻常邪魅避之唯恐不及。但他面对的不是普通鬼物,而是一条至少历经千年不消散的阴魂,并不弱于小灰、小黑。 他有点大意了,做梦都想不到以对手区区炼气五层的实力,竟然埋伏了这么强大一张底牌。 穿通阴魂的右臂被陡然抽走生命力,像一截枯干的树枝僵硬无力垂下。满江红心中暗叫不妙,左手迅速探向腰间。 万物相辅相成,相生相克。雷心木极易招惹雷电,却也可以激发、存储雷电,正好是阴魂克星,绿萼曾经告诉过他使用法门。...

评论 0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