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连载

致命血滴

100 人追看 | 综合其他 | 81665 字 | 免费小说

追书(有0人在追)

  • 妖姬小说-免费爱情小说,最热门武侠小说网注册会员—收藏书架。登陆后可发言、投票、打赏等。
  • 《致命血滴》为妖姬小说-免费爱情小说,最热门武侠小说网签约作者“江中秋色”原创作品,首发、独家签约于妖姬小说-免费爱情小说,最热门武侠小说网。妖姬小说-免费爱情小说,最热门武侠小说网为大家提供无弹窗、无广告、最新最快的阅读体验,欢迎各位支持正版。
  • 《致命血滴》为网站作者“江中秋色”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事件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
最新章节
第七十章:重返我们的世界 >> 更新时间:2018-10-09 20:50:27

第七十章:重返我们的世界 这是我见过最为耀眼的光芒了,顿时间天昏地暗,甚至连天上的太阳也失去了光彩。妖姬小说网,更新速度快。yaojixs.com 一道亮白色的光柱从竞技场内发射了出来,直冲云霄,将天与地连接在了一起。 随后大地开始晃动,附近的居民楼都被连根拔起。 紧接着又是轰隆一声,亮白色的光柱将整个庞大的竞技场撕裂,海水竟从地下喷涌而出。 顿时间风雨大作,地动山摇,我们脚下的城墙也像是纸折的一般,很块就风雨飘摇了。 我不知道此时此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大喊道:“大家快离开这里!” 可是很多人都站在原地愣住了,完全不知所措。 而此时城中那些耶圣堂城邦的军队也完全吓懵了,只是回头呆呆地往这那边,有些机灵一点的人,便向着皇宫的方向冲去。 我拉着旗和南康向城楼下跑去,可却看到地面已经是四分五裂的了。 南康大喊道:“哥,这该怎么办啊。” 我怎么会知道,我看到坐在一旁的陈海锋,便揪起他的领口说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会这样!” 陈海锋说道:“看来这一天还是来了。” “你说什么?” 陈海锋跑到了里克奥二世的身边说道:“把里克奥一世留给你的那张破布拿出来吧。” 里克奥二世惊讶地看着陈海锋说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的。” 虽说是半信半疑,可里克奥二世还是从胸口中掏出了那张破布。 陈海锋将那张布摊开对着上面的文字念道:“费雷罗大陆的战争将在里克奥二世的时代永远地终结,从此之后海洋将与大陆交替,费雷罗大陆将永远地消失在地球之上……” 我急忙将那张布抢了过来,在仔细阅读了之后说道:“这是你写的吗?” 陈海锋则一脸茫然地说道:“我已经不记得我写过这句话了。” 我又仔细看了看上面的文字,而上面所记载的所有的事件都已经发生过了,难道这预言是真的吗? 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我不慎将手中的那块布掉落,被狂风吹起,不见了踪影。 此时的晃动越来越强烈,海水不断淹没了远处的陆地,看来到我们这里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我抱着鱼旗深深地吻着她的口唇,心情复杂到了极点,我不知道为何命运要这样为难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彼此相爱的人,却要在此刻分离! 鱼旗紧紧地抱着我,泪水不断地从她的明眸中涌出,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安慰她,竟同她一起哭了起来。 众人见到此时的情景也不由得纷纷落泪,一时间城墙之上哭声响起。 我抚摸着鱼旗的脸颊说道:“宝贝,你怎么哭了呢,人总有离开世界的那一天,我们过好现在就好,该来的总会来,既然如此,何不高高兴兴地度过每分每秒呢。” 鱼旗说道:“对不起,我不该哭的,既然要诀别的,那就好好过。” 我们抬起头来望着整个大陆即将沉没的景象,看到此时山河破碎,翻江倒海的世界,给我一种既壮丽又凄凉的感觉。 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一年很短也却很长,我忍不住开始回忆这近一年来的点点滴滴,而最舍不得的还是旗。 此刻的我多么希望时间能够过得在慢一点,让我多抱她一会儿,趁着此刻她还在我的怀里。 可是时间是无情的,它带走了我们美好的点点滴滴,该来的还是会来。 此刻大地已经变成了一片汪洋,海水中还有很多人在做着无助的挣扎,可是又能够去哪里来避难呢。 …… 海水逐渐没过了我的脸颊,我深情地和自己心爱的女人相望,仿佛要钻进对方的眼睛里,而我知道,我们已经相互存在于彼此的心里了。 最后的一刻,我轻轻吻住了鱼旗的嘴唇,将自己毕生的爱情都注入这让我魂牵梦绕的红唇之中,我爱她,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也依然深深地爱着她。 …… 规律而又熟悉的滴答声,清新而又干燥的空气,白色而又明亮的灯光…… 我是到了哪里? 我缓缓睁开了眼睛,那一片洁白的世界映入我的眼帘。 耳旁响起了滴滴答答的声音,我轻轻转过头望去,看着那有规律的折线图以及屏幕上不断跳动的数字,我竟然潜意识告诉,窦性心律,心率66次/分。 微风吹拂过我的额头,我抬起头来看着天花板上的中央空调在不断地输送着凉爽而又清醒的空气,我感到十分愉悦,好久都没有吹过空调了。 我身旁还有一张床,床上熟睡着一名男子,此人头上缠绕着一圈绷带,我看不清他的面庞。 我轻轻地掀开了洁白的被子,却发现自己身上没有穿任何一件衣服,更可怕的是我下体还留有导尿管。 我的天那,曾经我也给病人插过导尿管,可是这是我第一次*,我知道当尿管拔出的那一瞬间病人的痛苦面容,唉,想想就可怕。 我提着尿袋下了床,看了看病床上的床头信息牌。 嗯嗯,没错,姓名:江仲秋,性别:男,年龄:xx(就先不给大家透露了),科别:干部病房5病区,床号:6,住院号860xxxxx,诊断:1、重度昏迷。2、肺腔积水。主管医师:xxx。 哇,我这怎么还住上干部病房了。 我来到旁边的床前,在另一个床头信息牌上看到了陈海锋三个大字,这三个字对于我来说真是晴空霹雳,我回想起来了所有在费雷罗城邦里发生的点点滴滴,我的鱼旗去了哪里? 我失声痛哭起来,大喊着鱼旗的名字,这个时候一个身穿粉红色护士服,头戴白色护士帽的小护士跑了进来,她一边羞涩同时又惊讶地说道:“你怎么光着身子跑下床来了,快回去。” 我不管她怎么喊我,依然用费雷罗大陆通用语言大喊着鱼旗的名字,这位小护士连忙跑到床头按了铃并大声喊道:“快来人啊,6床的病人发疯了,把主管医生也叫来。” 随后便来了好几个同样打扮的护士来到了我的房间当中,她们想要将我按回到床上,可是我依然在不断大声呼叫,另一个年纪稍微大一些的护士急忙说道:“保护好患者,不要让他不小心把尿管硬拔掉,不然就尿道撕裂了。” 另一个年轻的小护士便急忙将尿袋托起,另一些人将我往床上按。 病房里的骚动引来了其他很多的医护人员在一旁围观,她们小声议论着什么我也完全听不见了。 此时的我并没有真正的发疯,只是我心中依然无比怀念我的爱人,一秒钟见不到她我都十分难过。 这时候人群突然散开了,一位身穿白色衬衫外面套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走了进来,我甚至可以看到她衬衫上金光闪闪的扣子。 “怎么回事啊?” 这是一个熟悉的口音,我忍不住看了一眼她的面容。 “旗,是你吗?”...

评论 0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