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连载

囧囧圣女修仙记

2 人追看 | 武侠修真 | 236662 字 | 免费小说

追书(有0人在追)

  • 妖姬小说-免费爱情小说,最热门武侠小说网注册会员—收藏书架。登陆后可发言、投票、打赏等。
  • 《囧囧圣女修仙记》为妖姬小说-免费爱情小说,最热门武侠小说网签约作者“杜蓝”原创作品,首发、独家签约于妖姬小说-免费爱情小说,最热门武侠小说网。妖姬小说-免费爱情小说,最热门武侠小说网为大家提供无弹窗、无广告、最新最快的阅读体验,欢迎各位支持正版。
  • 《囧囧圣女修仙记》为网站作者“杜蓝”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事件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
最新章节
一百五十八 结局 >> 更新时间:2019-01-11 20:51:25

“放心,我没事。知道了是有些吃惊,但我还撑得住。”焰梦回一眼就看出她想说什么,不待她说出来就反而安慰她道。 怎么可能会没事。自己忠心追随了这么多年,一直将他当成半个父亲一样看待的人,却原来如此心狠手辣。当初若不是半路杀出假妖王这号人物,而是让前任妖王顺利将继承人召回,相信他要新王下的第一道命令必是除掉焰梦回。只不过是错有错着倒让这个假妖王得了手,便由他去完成了同样的目的,反倒让最狠心的前任妖王落得个好名声。 但幸好也正因为是假妖王下的手,焰梦回才不会像对前任妖王那样全无防备之心,也因此得以保存性命。这一切既可以说是老天有眼,又可以说是天意难违。 钱朵朵看着他强装出来的平静,心里只是越发难受,知道这时候说什么也没有用处。便也不多言,而是主动握着他的手,用力握着将自己手心里的温度传递到他手里。别人说手心连着心脏,希望能将她无声的安慰也一并融进他的心里,让他知道还有她在。 焰梦回没有说话,但嘴角流露出的笑意已经说明一切。 “我们现在时明白了妖族内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也总算明白前任妖王才是幕后黑手,可是这也没能说明她这个圣女影响九州的传说是作何解释。”水小岩皱着眉头听完假妖王所说的前因后果,心里也在直骂那个前任妖王心肠毒辣不得好死,但对于传说中的说法还是不能理解。 “怪不得,原来是这样。”想不到这会一向懵懂的玄怀剑却是听明白了,恍然大悟的拍起手,一连几声叫好。直到看见水小岩向自己投来疑惑的目光,这才解释这说。“其实是传说以讹传讹,越传越神奇。一说到影响九州大伙就想到圣女定是如何如何大肆作为一番,结果都想到一边去了。只要细心想想,七师妹其实已经影响了大局。若没有她的出现如今九州之势便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这是何解?”水小岩真不愧叫这个名字,真个不开窍的大石头一块,仍是不解问道。 玄怀剑露出少见的鄙视神色,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又接着说下去。“五师兄你想想,当日若不是为了七师妹将在神石出生地消息。我们羽飞门也不会急着派你和大师兄二师兄赶去揭阳国。若不是我们及时赶到带七师妹回浮陀山,便不会经过无殇州,那七师妹就不会遇着妖师他还救了他一回,然后才会在极东之海的他报恩借回金乌灵蛋。试想一下,当日逐阳木异变我们决定要派人到极东之海向风氏一族再借灵蛋,但在那之前我们羽飞门根本没有人知道原来羽飞一门与风氏一族结怨,若当时不是刚好派了七师妹前去。只怕别说是金乌灵蛋,但是自己也会被风氏一族困住脱不了身,更别说带着灵蛋回来最终救回了羽飞一门。” 水小岩听到这里总算摸着些头绪。不用玄怀剑再说将下去,便将自己想到的因果关系说了出来。 “按你这样说法,当日正因为有她的存在。所以羽飞门才因缘际会最后幸免于难,这便已经是影响了大局。不然要是当日羽飞一门俱灭,不但四大派实力大减,之后的妖族进犯人族也少一支最有力的援兵。就像昨日我们若不是及时赶来,单凭人族之力只怕已被三道大军攻破王都,那九州六道便会正式陷入混战之中。” 言已至此。钱朵朵这个“圣女”在六道中起地作用便呼之欲出。看似微不足道却是不可或缺。只要少了她一环。九州今日之势就将大为不同。 笑着松了口气。水小岩终于理清了事情地玄机。“原来原来一直以来大家都理解错了。总以为圣女出生会做出何等轰轰烈烈地大事。进而左右九州大局。又有谁会想到圣女地作用竟会是这样。便是挠破头也想不到啊。”想到一直传得玄之又玄地“神石圣女”传说真相竟会是这样。水小岩差点没把肚子笑破。 “好了。还笑。有你这样当师兄地吗。”本来钱朵朵也不觉得自己地传说真相说穿了有多好笑。可是被他这样一阵狂笑脸上也挂不住了。一脚踢过去正中他地小腿。耐不住嚷道。“我就是这么个无用圣女。那又怎么了。没有我这点小小地用处你现在还指不定在哪呢。倒好意思笑我。”想到自己这般万众瞩目地身世结果不过就是起了那么点微功末劳。钱朵朵已经够郁闷地了。那还受得了他讥笑。 “没。才不是笑你。我是笑那些被传说骗了。总将你想得天下无双地人们。他们总以为你身怀如何厉害地能力。却怎么也不会想到之前那些看起来并没有多大用处地细节。原来才是最后决定九州地关键。”水小岩被她一脚踢中疼得直咧嘴。连忙跳着闪开她地攻击边解释。 “是么。那我就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较。但也不能再笑。”钱朵朵勉强算是接受了他地解释。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这样对你反而是好事。少了圣女这层枷锁。那你想和他在一起地阻力就少多了。所以说你还是该高兴才是。”水小岩揉了揉被踢疼地小腿。继续点明其中得失。 没错,少了“圣女”那份本来也就没感到有多少分量的虚名,那她就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羽飞弟子。师傅自然不会捉着不放,要和妖族军师在一起地阻力反而没那么大了。思及这一层道理,钱朵朵果然是高兴多了。 “五师兄说的有道理,我这所谓的圣女起的作用越小,对于我个人而言才是越好。以后师傅也不用再逼着我练功,我也不用顾忌那个破身份,想干嘛就干嘛。” “你以后的确是自由多了,不过现在最要紧是要让师傅他们也明白这个道理,空口无凭干脆将这假妖王也带回去好了。说到底他才是这次祸乱的罪魁祸首,正是应该拿他回去听候人王他们发落。”玄怀剑也不糊涂,这便提议焰梦回将这假妖王一并交予他们带回城里。 “也好。那他就交给你们了。”反正假妖王的身份已经被揭穿留着也无用,就让他们将他带回去交予孟人城发落好了,焰梦回爽快的答应了。 那假妖王听说自己要被带去受己祸害最深的人族王都受审,当即面如死灰想自行了断免去皮肉之苦,却被焰梦回手急眼快抢先封印,令其动弹不得。水小岩等人也不含糊。马上将他用法术引着,便要带他回去交代孟人城。 “七师妹,我们还是先回去回禀师傅吧,其它地事可以容后再谈。来日方长,只要师傅他们没有异议什么事都好办了。”玄怀剑见她对焰梦回依依不舍的样子,劝慰道。 钱朵朵必须回去将自己和焰梦回的事情说清楚,怎么着也要说服沧莫白接受,而焰梦回身份有别自然不能同行,只好让她先回去。 “你回去吧。我还要处理明日撤兵的准备,就不送了。等局面都稳定了,我再去找你。”焰梦回也觉得两人每次见面总是来去匆匆。但每次都没有办法久留,只能对她承诺着。 钱朵朵明白自己不能在这逗留太久,正如六师兄所说的,只要让师傅他们明白自己并没有传说中的能力那么强大,那她才能心安理得地和焰梦回在一起。战争刚刚才结束双方都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她无意在这时候妨碍正事,不过走之前还是不忘搁点狠话,意思意思的挥挥她的拳头威胁道。 “那好,等你族里地事都安顿好了记得来提亲。不然我就学师娘那样杀到你哪儿去,看你敢不敢赖账。” 焰梦回一手包住她没有多少杀伤力地拳头,在她眼前晃了晃,笑得轻松。“男子汉大丈夫说了就是,等我安定好族里的正事,那时不管你师傅他怎么想,我也去定了浮陀山。” 钱朵朵安心了,抽出拳头一手敲在他掌心,忍着笑说道。“别说得这般轻巧。我好歹还是天下第一门掌门地嫡传弟子,没有备好足够的聘礼管你是什么来头,本姑娘也考虑清楚。别以为长得帅就天下无敌,绣花枕头我可看不上。” “好,到时我一定带上我最贵重的东西,才敢上浮陀山。”焰梦回笑着答应。 “我等你。”再不想走也得一别,钱朵朵怕自己舍不得,说完后头也不回地随着两位师兄离开了。 焰梦回看着她出去,没有再说别的话。 水小岩等三人回到城里不但为人族带来了妖族将要撤兵的好消息。还带回了祸乱之源地假妖王。不但孟人城喜不自禁,四大派的人也各自欣慰。不管什么时候。能够尽量避免战争都是件对双方都有利的事情,更何况罪魁祸首也被带回受到应有的惩罚。 经过商议,孟人城将这个假妖王在午门斩首示众,并将妖族与之言和的事公告于众。因为有了妖族送上假妖王以示好的前提,又得知了战争发动的过中缘由,本来还担心接受不了双方和解的人族上下一致对此表示赞同,让孟人城放下心底最后一块大石。 第二天凌晨时分,妖族照约定悄然拔营离开,一夜没睡的钱朵朵透过城墙一直看着他们,直到整支军队都消失在视线之中。 随后得到消息地鬼、魔两道权衡强弱,知道单凭自己无法与人族及四大派为敌。在妖族大军离开的当天晚上,也不约而同的撤兵走人。于是就在同一天,三道大军俱撤离人族王都城外,前日的大战之势顿时风云流散。等到人族的探子回来禀报的时候,孟人城这才长长的缓了口气,挨在王座上好久才起得身来。王都被围这么多天他就撑了这么多天,又是连番大战早已虚耗过度,知道这一刻才得以真正放松。 人族危机已解,四大派为免三道耍诈去而复返,还是在王都多留了几天。一直过了四天确定三道已经彻底退去,才一一告别离开,而羽飞门是最后一个走的门派。孟人城多番挽留,但到了第六天羽飞门还是在沧莫白的带领下前来辞行。 “这次人族地危机得以安全度过全凭四大派的鼎力相助。其中羽飞门施惠最深。孟某无以为报,只得将我们人族里象征最深谢意的宝剑赠予贵派,以后若有用得着人族的地方羽飞门尽管开口便是。只要拿了这枚王者之剑作为信物,无论以后是谁当了王都会报答羽飞门地大恩。”临别时孟人城将自己佩剑,人族王者世代相传的宝剑送给了羽飞门,并以人王的身份许下了这个诺言。 沧莫白本来并不想收下这么贵重的谢礼。但在孟人城的一再坚持下也只好慎而重之地收了下来,带回羽飞门收藏。 回到羽飞门后,钱朵朵一五一十地将她和焰梦回的事情告述了沧莫白,不出所料沧莫白听闻大为震怒,甚至扬言要逐她出师门。 “荒唐,真是荒唐!”听了她直陈此事,沧莫白之前虽也有些感知,但等她真地亲口说来还是大为光火,指着跪在地上的不肖弟子一顿痛骂。“你说你你就算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神石圣女。可也是我堂堂羽飞门的名门弟子。怎么谁不好喜欢,偏偏要去和妖族的人扯上关系,真是想气死为师。” “喜欢就是喜欢。跟他是什么人又什么关系。更何况他本来就不是坏人,我怎么就不能和他在一起了,师傅是老顽固。”根本不认为自己有错的钱朵朵硬脾气一起,才不管是师傅还是师公,就是不肯让步。 沧莫白对她的大逆不道行为极是恼火,也不管其它弟子地求情,就将钱朵朵关进了冷月崖里面壁。而钱朵朵也宁愿被关也不肯低头,一句话也没说就跑到冷月崖里作长期抗战。结果这两师徒扛上了,钱朵朵一关竟是被关了一年。直到柳青媚要正式成了她的师娘,在她的劝说下她才得以被放出来参加婚礼。因为千音殿离浮陀山实在太远不方便接新娘,所以柳青媚带着弟子提前来了羽飞门,便在骆纪雅所在地秀竹峰暂住当作是女方娘家,到时直接从秀竹峰送到初梅顶行礼。 “师娘,你真的好美啊。”婚礼当天一早,在秀竹峰帮忙梳妆的钱朵朵看着一身喜服打扮艳光四射的柳青媚,眼珠子都要转不过来了,只会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 “你这孩子。现在嘴就像灌了蜜那么甜,怎么对着你师傅就不见你放软一些。”柳青媚笑着看了她一眼,意有所指。 钱朵朵晓得她是在说自己嘴硬不肯向沧莫白服输,不想说这个话题便装着帮她找相配的饰物,喃喃自语不去回答。 柳青媚又怎么补知道她的想法,为了尽早解开她两师徒的心结不遗余力的劝说。“唉,你这孩子平常看起来油嘴滑舌地,谁知遇到这种事却脖子硬得很。其实你师傅早就不气了,就是你不肯服个软他下不了台。结果就这么一直耗着。你说这对你又有什么好处。”没人比柳青媚更了解沧莫白的臭脾气,只是没想连他的弟子也学得他十足。 钱朵朵当然知道师傅若还是生气也不会放自己出来。可是她真的没有错,让她认心里实在过不去,这便还在嘴硬。“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冷月崖下也挺好的,这不这一年来我的修为大有进步,也不算全无收益。”得益是不少,但日子也不好熬就是了。 柳青媚见她这样,知道一时半刻是说不服她的了,只好容后再说。 “天下第一门”与同是四大派之一的千音殿联姻,自是九州之内的大事,各门各派都派了人到场祝贺,连孟人城也找人帮忙上了浮陀山。这一天,浮陀山上自是热闹非凡,景阳殿中高朋满座。 正当婚礼即将开始,一个让钱朵朵熟悉得近乎错觉地身影出现在了大殿门口,背着阳光面目不清的向她走来。片刻,就来到她面前。 “你终于来了。”钱朵朵看都不用看,便知道这个自己想念已久的人可算到了。 “当然,羽飞掌门和千音殿主大婚之喜可是九州里的大事,我怎么能不来凑凑热闹。”来人开怀笑道。 “你怎么会上得来,你应该没有请帖才对?”钱朵朵拧眉看着他,狐疑他来得不是正路。 “怎么没有,我可是有羽飞掌门亲笔所写的请帖,不然可没上来得这般容易。”他扬了扬手中的大红请帖,上面写着他的名字,分明是沧莫白的字迹。 钱朵朵心里一阵感动,看向正准备拜堂的师傅。只见他也看着自己这边,朝她缓缓地点了点头,然后便转头专注于正事。 心里压抑许久地大石终于纷纷落下,钱朵朵与焰梦回并肩而立,一同看着前面正在拜堂的两人,神情轻松地问。 “那你这次带了多少聘礼前来?” “族内现在还欠着孟人城的帐,实在没有多少银子剩下。”焰梦回面不改色道。 “切,那就是穷鬼一个,还敢上来。” “没办法,我也不想这么早来的,只是怕某人等得久了按耐不住杀上门去,这才不得不来。” “去你的,本小姐抢手着呢”恼火的某人脚随声落,一记正中对方脚趾。 “唔”接着便是某人忍疼的闷吭声。 “好,礼成,送入洞房!”前面仪式完毕,景阳殿内顿时欢声满天,刚好掩盖了两人的嬉闹声。 羽飞门这一天又是一派好风光。 (完)...

评论 0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