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连载

红石大陆

10 人追看 | 历史军事 | 813571 字 | 免费小说

追书(有0人在追)

  • 妖姬小说-免费爱情小说,最热门武侠小说网注册会员—收藏书架。登陆后可发言、投票、打赏等。
  • 《红石大陆》为妖姬小说-免费爱情小说,最热门武侠小说网签约作者“奥义传承”原创作品,首发、独家签约于妖姬小说-免费爱情小说,最热门武侠小说网。妖姬小说-免费爱情小说,最热门武侠小说网为大家提供无弹窗、无广告、最新最快的阅读体验,欢迎各位支持正版。
  • 《红石大陆》为网站作者“奥义传承”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事件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
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二章 空荡 >> 更新时间:2018-12-06 23:51:10

塔楼外皇家卫队和治安军把人群有序地隔开,一些士兵正在清理从塔楼上掉落的石块,塔兰特向卡罗德告辞后走出塔楼,士兵没有阻拦他,他熘进了人群,民众们都在讨论刚才发生的怪事,忽然出现又忽然离开的龙、坠亡的皇家卫队长官,一些无聊的故事正在酝酿中,只有靠近国王的那一圈保持着对死者应有的尊重。妖姬小说网,更新速度快。yaojixs.com 塔兰特停在广场长椅前,“现在我们去哪?” 琪拉维顿仰头对着天空,双手舒适地搭在长椅两边,“你想去哪?”她的姿势像一只懒散的海星趴在礁石上。 “我只想好好睡一觉”,塔兰特提议。 “我想到一些事”,卡特丽娜站起身,“我得去一次研究院。” “现在吗?”塔兰特皱眉看着法师,早晨那和煦的光已经变得强烈以至刺眼,能有什么事让法师忘却几天的疲劳?只有魔法,她的负能量。 卡特丽娜点点头,“很重要的事,我先走了,你们好好休息。” “我陪你去”,塔兰特虽然这么说却并没有移动。 “不,我一个人就行”,卡特丽娜已经大步迈出,“稍后见。” “那个……的研究先停一下好吗,听听其他人的意见”,塔兰特说完时法师已经挤进人群中,她要坚持研究负能量,已经痴迷了。 琪拉维顿眯眼看了下周围,“你不去吗?” “我确实需要休息下,手脚已经不受控制”,塔兰特坐在琪拉维顿的身旁,身体前倾双肘贴上双膝,“吉卢岛回来后,我和她对这件事的分歧越来越大。” 两人静静地听着周边的喧嚣,极光塔的落成庆典已经失去意义,但赶来的民众却不打算就那样结束,准备好的心情需要一个宣泄处,龙和皇室就是最好的话题。 “回到国都的感觉真好”,塔兰特非常享受现在的疲惫和懒散,感受真实的光照一度成为奢望,他转过头,琪拉维顿似乎已经睡着了,他认真地看着她,从她的鼻尖到她的发鬓,几乎看清她耳边的每一根发丝,每一处都溢出圣洁。 牧师睁开眼,没有转头,“你那**的眼神灼伤我了。” “不,那应该叫正义的注视”,塔兰特没有回避,笑着回答。 “你喜欢现在的我还是在水晶球中最后一刻的我?” 塔兰特收敛笑容,思考进入了一片空白,“你……”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变化,时光从我的眼角飞过,岁月在我皮肤上烙下印痕,我浑身发抖无法保持站立,轰隆隆的鸣响和黑漆漆的光环下我以为死亡已经不可避免,我以为我的**已经消亡,只剩下骨架还在等待风干,我无法思考,只能僵硬盲目地保持着对衰败神的祈福。从来没人告诉我拜敬神灵是这样的感受。” “很遗憾那一刻我们没法帮你,很遗憾……让你冒这样的危险”,这件事塔兰特会永远自责,虽然现在的结局是光明的,但在琪拉维顿陷入危险时他清晰地感到自己的无能和悔恨,因为他的“爱”而让琪拉维顿陷入“死”。 琪拉维顿平静地叹口气,“你知道生命的最后时刻、所有思考停顿后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的是什么吗?记忆中的家乡,春天,草地散发着芬芳,女孩们一起耕种,欢笑着采摘果实,年轻的姑娘在教堂中祈祷,有两匹白马掠过我的头顶跨到草原,背对太阳的身影自由奔驰着,它们一路踏上甲板,铁锚缓缓收起,风帆卷起风暴,巨浪臣服脚下,我听到了一声声的放荡,天呐,我追求的是什么?”琪拉维顿抬头看着天空,“我曾经认为人生毫无意义所以我们必须抓住每一次机会去放纵,可那一刻,一股强大到无法抗拒的力量狠狠地拧住我的脖子,它把所有色彩从我身上掠去,我的灵魂看到了哭泣的**,原来我所经的都只是五彩泡沫上的夸张虚像,我一直活在泡沫的浸润中。” 泡沫,是泡沫吗?塔兰特也仰头看着天空,自己所经的事慢慢地一同沉入虚幻。 “我忽然醒悟过来,我不想继续这样活下去,我要找回我的色彩”,琪拉维顿回过神,“我啊,要找回自己。” 塔兰特的唿吸紊乱了一霎那,仅仅在那片刻他却已感受到心脏的痛,他知道牧师的意思。 琪拉维顿端正地坐起身,“我要离开这里。” 塔兰特低下头,他不想在表情上有所表示,心跳地十分难受,“要去哪?” “嗯寻找我的家乡。”……“一起吗?” 这么平和的请求是塔兰特记忆中从未出现过的,塔兰特用力扬起嘴角,使那看上去像是微笑的表情,“没记错的话,你的家乡只欢迎女性。” 琪拉维顿耸耸肩,“那……你和那个治安军老头在塔楼里谈了什么。” “他推荐给我一些职位,而我并不是他所期望的人”,塔兰特无法控制思维,他在想着琪拉维顿的家乡,春天,草地散发着芬芳,多么美妙,多么神圣。 “他想让你干些什么?治安军吗?” 塔兰特啧了下,不想作掩饰,“我接受了一个职位,在洪都区,我想着我会需要一两个帮手”,剩下的话难以说出,琪拉维顿永远正确,她不会停下自己的脚步,应该不会,她会吗? 两人沉默了下来。 两个半身人从长椅前跑过,“那条龙一定是皇家卫队饲养的,我说什么来着,这个塔太高了,高得离谱”,另一个半身人反驳道:“你没看到它的身体吗,塔楼比它小得多,蠢货。” “嘶”琪拉维顿轻轻吸了口气,缓缓站起身,舒展双臂,“休息够了,我们都该往自己的目标前进了。” “你的决定太仓促了”,塔兰特快速地说出一句未经思考的话。 “生命能等待多久?一天,一周?我曾经说过每天都是我的最后一天,但现在我希望每天都是新的开始,曙光不会再离开我,我要去那片草原,我想念我的姐妹们。” “那……至少应该告个别,卡特丽娜,庇护之光。” “请原谅,代我向我的妻子告别。” 塔兰特起身,“琪拉维顿,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 “你得加快语速,否则等你说完时我已经不在了,我们的关系没那么好对吗?我不会再浪费时间,尤其是用在等待男人。” “你说的对,我们的关系没那么好”,塔兰特挠了挠脑后的发梢,“只是……我希望你能留下来。” “为了什么?”琪拉维顿问,“这里会有‘家’吗?” 塔兰特无法回答,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情感,他想看到琪拉维顿,想看到她在身旁,想知道她安然无恙,想被她斥责嘲笑,他对她有了这种奇妙的依赖感,那是什么?不是玛拉那种情感,比它更细腻,是……不,不应该是那种,塔兰特竟同时感到恐慌和期待,他想见证那片草原。 琪拉维顿转过身,“我会想你的,圣骑士,再见。” “我也会想你的”,塔兰特站着,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中默念。“我会想你的。” 琪拉维顿轻轻唱起:“在微风的清晨,蜻蜓停在水面上,我睁开眼,妈妈抚着我的头说,宝贝,睡吧,我会帮你赶走喧闹……”她的背影被人群所掩没,歌声被嘈杂覆盖。 那是一首描述战争的歌,是孤儿的记忆,塔兰特轻轻地踏出一步,“琪拉维顿!”他还有话要说! 人群里伸起一只手用力挥了下,没有停留。 永远正确的琪拉维顿。 祝你好运。 一个奔跑的姑娘撞了下塔兰特的肩,塔兰特看着周围的街道,到处是人、半身人,繁忙的城市,为什么……为什么反而有点想念水晶球里的日子……在那儿他可以抓住仅有的两个人的手,而现在,他什么都抓不到,空荡荡的国都。 天空渐渐变暗,一个寻访者大声喊道:“日食!天呐,竟然有日食!” “是神迹,神在指引我们!”教会的布道者大喊,“拜敬神灵吧!是神迹来临了!” 有人知道这不是“神迹”,她死了。 相信“神迹”的人还活着。 空荡荡的国都。(未完待续。。)...

评论 0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